您好~~点击这里注册 登录
华人小孩 返回首页

海豚和海绵的个人空间 http://www.huarenkids.com/?376 [收藏] [复制] [分享] [RSS]

博客

宝宝出生记

热度 11已有 2109 次阅读2014-4-11 16:50 |系统分类:幸福家庭| 宝宝出生, 生产日记

奔奔出生前后的那几周,现在想起来依然历历在 目。跟很多妈妈一样,我想把这段经历写下来,却一直没有动笔。看见姗姗同学写的生产日记,再一次被当妈的勇敢感动,同时也再次汗颜自己的拖延症。其 实,那些场景无数次在我的脑海里再现。不是祥林嫂式的抱怨,而是一次次提醒自己多幸运。


时光回放。


1026日,我妈(狼外婆)和姐姐到了。之前我已经激动得好几天晚上没法好好睡觉。25日 刚过午夜十二点,海豚先生出发去机场,临走前嘱咐我好好躺着别动心情也不准激动。我说好。可事实上,我一点睡意也没有,干脆起来收拾屋子,直到困意袭来。睡睡 醒醒,等他们到家,我才发现我睡了不到一个小时。看到远道而来的亲人,我精神抖擞,一点不困不累。妈妈和姐姐看着我的肚子都觉得宝宝马上就要出生了,因为 大西瓜已经非常靠下。之前护士也猜测会比预产期提前生。


姐姐只待一周,好不容易来一趟欧洲,也出去转转吧。可家有37周的孕妇,能跑多远?只能去一个小时以内车程的地方。我也跟着去了,走走,锻炼下体力。事实证明,抱着大西瓜走路多走一会儿都觉得累。真不知道日本的准妈妈们是如何做到产前还健步如飞。除了越来越明显和频繁的宫缩,宝宝一直很安静,丝毫没有想出来的迹象。


由于马上到预产期,我每周都要去趟医院监测宝宝心率。113日,姐姐回国了;宝宝没有动静。1113号,预产期。我发了条微博:“宝宝很淡定,老老实实待在妈妈肚子里。海豚先生则显得非常不淡定。例子一,正开会中,手机动了。海豚先生以为是我的电话,立马跳了起来…………(其实上司也很紧张,开玩笑说,能不能跟你家宝宝商量下晚点出生?现在项目真心忙啊!)例子二,昨晚半夜我听到狼外婆咳嗽,以为我白天打开的窗户没关,冲到狼外婆房间查看。可能我的动作过于迅猛,睡梦中海豚先生以为我羊水破了,立马清醒追问怎么啦。”1115日,去非洲支援的艺术家医生回来了,我对他说,我家宝宝可等着您哪!您不回来,他也不出来。医生笑呵呵答道:好啊,现在跟他商量下可以出来了。艺术家医生说还是等自然分娩的信号吧。1118号,艺术家医生指示,要还不生的话,周四(1121号)催产吧。全家人开始竞猜宝宝到底哪天出来。我希望是19号,这样的话宝宝跟舅舅同一天生日;海豚先生猜得到周四。狼外婆则保守地嘟囔着最好不要催产要顺其自然。1120号吃过晚饭,海豚先生抓紧时间去采购。1833分, 我突然感到有东西流出来,去厕所一看,发现有些血迹。这是见红了吗?我赶紧叫狼外婆。狼外婆问我疼不疼,我摇摇头。此时我的欣喜远远超过紧张——等了这么 多天,宝宝终于想出来了。为了加快这个过程,我一边给海豚先生发短信叫他快回来,一边绕着屋子散步。自从狼外婆来了,她每天领着我散步,每天至少两次,一 次至少半个小时。海豚先生回来,我欣喜的心情慢慢变得有点担心.不知道是否是心理作用,我感觉宝宝 动的少了。于是我打电话给医院。产房的护士很温柔地说, 假如你担心宝宝的情况的话就来趟医院吧;没事就再回家。拎着待产包,我们迅速到了医院。急诊室的护士给我推来轮椅。这夸张了点吧?我都不觉得疼,完全可以自己走到产房。高大强壮的护士估计看我有点弱小,说离产房有点远,坚持把我扶上轮椅,还执意她来推。好吧,我就享受一把。


到了干净明亮的产 房,值班护士一边询问基本情况,一边给我套上监听胎心的仪器。我有一搭没一搭地跟护士聊天,海豚先生一旁听着。狼外婆好奇地打量着产房——大浴缸,健身 球,大椅子,电视,还有可以移动的床。此刻大家都还很轻松。各项数据显示宝宝状况良好。除了监听胎心时我躺在床上,其他时间我都在活动,特别爱健身球—— 坐在上面一蹦一蹦,很好玩。宫缩越来越频繁,间隔变成三分钟。可是,我依然没有感觉到疼痛。宫缩时,深呼吸几下,轻松过去。说好的痛呢???按说我也不是抗 痛的那一类啊。一直耗到11点, 我想要不还是先回家吧,这样大家都还可以再休息几个小时。产房只能我一个躺着。狼外婆和海豚先生也同意。可护士说她没权利批准,等医生出来吧。那天晚上其 它几个产房都在生宝宝,医生护士们都忙得团团转。我们听着小宝贝们嘹亮的哭声,猜测着是男孩女孩。狼外婆笑着说:“奔奔,你听,别的宝宝又抢先了哦,是哥哥姐姐了。你也赶快出来吧。”我连连附和!可是肚子里的奔奔似乎很享受他的宫殿,仍没有动静。过了午夜,医生终于出现了,她问你明天早上6点 就要催产了今晚还回去啊?我说回家还可以睡几个小时,好给生的时候保存体力。医生倒也不坚持,说那你就回去吧,有情况就来医院。海豚先生笑了:“还是得准 妈妈开口啊。”他之前在走廊跟医生申请回家,医生不批,哈哈。后来的一系列事情也表明这里的医生特别尊重病人本身的意愿。病人有这么大的权利,让听多了 “你是医生还是我是医生”的我们有点不习惯,也很开心。


回家之后宝宝还是没有动静。大家都睡得很轻,闹钟没响就都起来了。狼外婆还给我炖了鸡汤喝。215点半我们准时再次出发到医院。8点, 护士给我放了催产药片。国内不都是打催产素点滴么?怎么是药片呢?各地不一样吧。我这么跟自己说。护士说等两个小时再来看看情况,宫颈还不开的话,再加一 片。等待的时间显得漫长且无聊。数不清我来来回回绕着产房走廊走了多少圈,连好玩的健身球都渐渐没兴趣。抚摸着肚皮无数次,想把这个赖着不走的小家伙给轰 出来。我们的艺术家医生(他姓Aerts, 我的孕检一直是他负责)终于来了!我那个欢呼雀跃!在淡定的艺术家医生面前,我总觉得自己像个大傻妞,会问一些巨傻的问题。艺术家医生刚把手伸进去的 时候,我疼得啊了一声。虽然努力放松,可还是忍不住皱着眉头。医生说宫颈还是没开。他的手一出来,我感到流出来一股热乎乎的液体。一旁的护士赶紧帮忙清 理。这时候,我发现大家的脸都一沉,特别是海豚先生和我妈。我问:“怎么了?”艺术家医生皱着眉头说:“出血有点多。”艺术家医生让护士再放一片催产药 片,对我们说再等等看看。可能是因为自己没看到到底出了多少血,此时的我依然对自然分娩充满信心。之后,每一个小时护士都让上胎心监护。宝宝很好,我卫生巾上的血也不多,宫缩保持在3-5分钟 一次,可还是没有传说中的阵痛。海豚先生牵着我绕着医院走廊四处走,时不时就听到小宝宝的啼哭声。我们俩还饶有兴致地研究展示栏里不同风格的宝宝出生贺 卡,讨论宝宝们的身高体重、还有上面让亲朋好友汇款的银行账号(跟中国人给红包异曲同工,哈哈)散步途中,我还默默地“复习”了产前训练课教的呼吸,也期待着肚皮这么一用力或许能唤起宝宝发功。想到了一直悬而未决的宝宝名字,跟海豚先生提了一嘴,说我还是喜欢“善”字。但我没有细说更没有劝说他接受我 的想法。原本就不打算做强硬派,这事虽然我们商量了很久。让海豚先生做最后拍板是我的决定。当时,海豚先生没有表态。


时间缓缓流到了下 午,艺术家医生又来查了一次。这次我多么希望听到好消息啊!哪怕开了一指两指。可惜没有。而且医生的手又带出来一大滩血。这时候产房气氛变得凝重。医生不准我再下床。他觉得这是不正常出血,提出了剖腹产的建议。之前就听说这里的医院很保守,能自然生绝不剖;要剖肯定是非剖不可的理由。一心想着自然分娩的我没有任何剖腹产的心理准备,一下子觉得有点蒙。我说我还想等,不想剖腹产。 再一次,医生尊重我的意愿。他调来了B超,却还是没有找到出血点。可是,那么多血哪里来的呢?医生说,要么是宫颈,要么是胎盘。前者对大人不利,后者则威 胁宝宝的安危。幸亏宝宝的胎心监护数据一致良好,因此,我虽然有点懵,但情绪还乐观(我的逻辑是,只要宝宝没事,我无所谓)。可海豚先生和狼外婆越来越坐 立不安。于是我努力非常大声地跟护士开着玩笑,说些无关紧要的题外话,夸张的笑希望能缓解他们的紧张和担忧。


6点半左右,艺术家 医生又来了。在这之前,海豚先生已经好几次试图劝服我接受剖腹产。不过,我倔强地坚持着(还真不是逞强,而是我太信奉自然主义,认为自然生产对宝宝对我都 好)。医生试探着问:“那,明早再放一片催产素。”医生这么说,也就是没什么危险嘛!不过,保险起见,我问医生自然生产的可能性多大。医生说一半一半吧。 “可是,您却建议我剖腹产,对吗?”“对。”我看了看狼外婆和海豚先生。海豚先生拉着我的手说:“别等了。自然生,一生生十来个小时,要是一直出血,那么 多,怎么得了?!” 狼外婆说:“剖了吧,起码这个医生还是咱们熟悉的。”我迟疑了。大家都在等 我的决定。但没人催我。我脑子里想着胎盘出血的可能性,问自己真要赌一把吗?不知道过了多久,我终于答应:“好,我同意剖腹产。”一下子大家似乎都松 了口气。紧接着,剖腹产需要的各项程序马不停蹄、有条不紊地进行。这里不得不提到跟国内有很大区别的一点:没有恐怖的同意书让家属签字。据说,这是因为比 利时医院认为手术带来的风险是医生的责任,不应该家属承担。各国国情不同,我不知道这签与不签是否具有可比性。不过,要给当时已经为我和宝宝担心不已的家人讲解那么多可 能出现的可怕后果,还真是不人道。


大概8点左右,已经 输上液的我被推进了手术室。海豚先生不能进手术室,只能在隔壁小房间看到手术室的情况(能管什么用呢?)。不知道为何,我浑身发抖。艺术家医生是唯一一个 我熟悉的人。我问他,我为什么在不可抑制地发抖?艺术家医生安慰道:“是药物作用,没事的。”那时麻醉师跟我说着腰麻(epidural)的过程以及注意事项。我做过功课,知道身体丝毫不能动。可是,我在发抖啊!筛豆子般抖着,这不是动是什么?!艺术家医生抱着我的肩膀,帮我固定身体。带着一丝绝望(控制不住自己身体的绝望),我靠在艺术家医生的胸膛上,想到Ajahn Brahm说 的“不要抗拒,坦然接受”。很奇怪,那么一瞬间,不抗拒发抖的瞬间,我的身体不抖了。可惜,修为不够,不一小会儿,我的身体又开始筛豆子,左晃右晃。我 看不到麻醉师的动作,就听到他时不时地表扬“很好,做得很好。”我 除了冷,没有感觉到什么疼痛,麻醉师就说好了,让我躺下,然后继续跟我说接下来的程序。 果然,我很快就觉得上半身很热,麻醉师拿着小棉球擦拭问我凉的程度。下半身已经没有了知觉。我能从镜子里看到他们在干什么。不过我没有带眼镜,看不真切。慢慢 地,我什么都不知道了。恍惚中(放佛在梦里)似乎感觉到海豚先生双手握着我的肩膀,很用力。我想确认是不是是他,却又睡着了。出院之后从一个麻醉师朋友那才得知,那样的感受我应该是被全身麻醉了,而不是一开始的半身麻醉。到底发生了什么而让我全身麻醉,至今我们也不知道。


等我再次有意识时, 是有人在很用力的拍打我的脸,隐约听到发音不准的我的名字。我睁开眼,看到一个不认识的人,紧接着就是感到钻心的痛,却说不上来到底是哪里痛。身子不停的抖, 幅度远远超过腰麻那会儿。好久,我才明白我这是在手术室,那个人是护士。我颤着牙齿努力地说:“我感到很疼。”不知在忙什么的护士很惊讶:“啊?你不是上 了麻药了吗?”

“可是我依然感到很疼。难以忍受的疼。”真的需要很努力才能稍微让我的口齿清楚些。护士往我的点滴里又注射了点东西,不再理会我。过了一会儿,我再集中浑身的力量想去控制筛糠的身子,抓住护士经过我身旁的机会问:“我可以见见医生吗?”

“医生已经下班了。”

“麻醉师呢?”

“也下班了。”

这位不知名的护士是我在医院遇到的最冰冷的一个人。不知是不是当时排山倒海的无助感阻碍了我的准确判断,还是不幸在那时候遇到了个不那么体贴的护士。


不知过了多久(真没有正常的时间概念),在疼痛和寒冷的侵袭下,无助慢慢变成了绝望。我想到了死亡,甚至已经感觉到了死神的接近(当然,这是错觉。)。可是,我不甘心!不甘心连宝宝都没有见到,不甘心连一句交代都没有。我要见海豚先生,起码要交代他好好照顾宝宝,让他健康长大。我问:“那我可以见见我的先生吗?”没有回 答。我再鼓起勇气重复了我的问题。护士不耐烦地说:“你先生在产房跟宝宝在一起呢!”眼角一阵冰凉,原来是我的眼泪出来了。我心里默念着想对海豚先生说 的话,希望心意相通的话他能感受到。我们的宝宝一定要健健康康的!

 

又不知过了多 久,进来两个护士,跟之前的护士说了一通我听不懂的荷兰语,然后把我推出了产房。经过几道门,我又回到了之前的产房,看到了光着上身抱着孩子的海豚先生和 我亲爱的妈妈。这会儿我相信自己能挺过来了。海豚先生抱着宝宝凑上前来,告诉我宝宝的名字和身高体重。我一下子明白了,他按我的意思给宝宝定了名。我抖着仍象筛糠的身子,尽力控制上 下牙齿不打架,想说“我没事” 也想谢谢海豚先生的这份心意,却无法出声,只好笑了笑。估计这笑容比哭好看不了多少。我妈不停地给我掖被子,把她的大衣也给我盖上。慢慢地,我抖得不再那么厉害,终于能用相对正常点的语调问话:“宝宝一切都好吧?”

“都好的。”

“让我看看孩子。”

海豚先生努力放低胸 前的宝宝,可是躺着的我还是看不到,浑身无法用力,撑不起身子。不过,知道宝宝一切都好,我也不急于一时。一旁的狼外婆说,宝宝倒是很快就抱出来了,后来艺术 家医生也出来了说是再有半个小时我就会回到产房。可是,这半个小时,狼外婆、海豚先生和宝宝一等就是两个小时。作为主角的我只知道手术室里的情形和自己的 感受,却不清楚手术室外面这世上最关心我的两人经历了怎样的心路历程。妈妈用自己的双手温暖着我冰冷的手臂,心疼地喃喃自语:“怎么还抖得这么厉害。”我只能用眼神安慰着她。


晚上11点(21号), 我从产房转到病房。护士拿来奶泵,说是我的麻药是最大剂量,得把奶给挤出来,四个小时以后的奶才能喂宝宝。这么快能有奶吗?而且我这是剖腹产,宝宝也根本 没有在我身上吸吮。内心充满了疑问,不过我没吱声,默默接过奶泵,按护士教的操作。令我大吃一惊的是,乳头竟然慢慢溢出了黄色的液体。这就是传说中 的初乳啊!可是这么珍贵的初乳,我竟然不能给儿子喝……懊 恼,自责。四个小时一过,我立马抱着宝宝让他啃。可惜,碍着不能触碰不能用力的伤口还有手臂上的 输液管,我怎么努力也没让宝宝喝到。我们俩都折腾得够呛,在护士的帮助下,儿子才勉强够到点。无奈之下,只能依靠奶泵。至今我都非常庆幸,不管发生多少意 外,起码我做到了母乳喂养。


在产房的第一天(22号),我浑身浮肿,连睁开眼都觉得眼皮厚重。在家看照片才发现浮肿得真是恐怖。难怪我妈一直没露笑脸。医生说这是失血过多身体锁住了水分的正常反应。晚上我开始发烧。其实白天我就觉得有点发冷,没在意罢了,没想到真的是发烧前兆。跟小时候一样,要么不烧,一烧就是40度以上的高烧。给药就退,药效散了就再烧,反反复复。护士连着几天每天从我身上抽出4大管6小管血去化验。看得我妈直皱眉。我问海豚先生怎么要这么多。海豚先生说莫非是这里的产妇都牛高马大,这么个抽法对她们也跟蚊子叮差不多?好吧,这个笑话有点冷。


23号上午10点,护士来换床单,我得下地。从床到床头沙发的几步难如登天。走这几步路走得我眼泪横飞。横飞的眼泪什么样?请在大脑里呈现如此画面:漫画里某可爱MM受了委屈一路狂奔,眼泪往她身后横着飞。可惜,我这是浮肿的蜗牛,一点也不可爱。早早下地有诸多好处,其中之一就是多了吹牛的资本。


26号我终于退烧了。


28号感恩节出院回家。非常感谢医生护士们不遗余力的看护!真的特别感谢那些贴心的护士们!只说一个细节:某天半夜,护士为了让我休息一下,把哭闹的宝宝推到护士室帮我照看了6个小时,直到家里人来。谢谢海豚先生和妈妈!当然,同时谢谢我亲爱的宝贝!谢谢你长得健康可爱还体贴!

 

养儿方知父母恩。经历一次生孩子,“妈妈”这个词有了更丰富更深刻的含义。为母则刚。向天下母亲(包括我自己)致敬!

 

 


路过

雷人

握手
8

鲜花

刚表态过的朋友 (8 人)

发表评论 评论 (26 个评论)

回复 蔓蔓 2014-4-11 21:08
感同身受,为母则刚!
回复 Ms-蕾丝 2014-4-11 22:49
挺惊险的。相比之下我的生产顺利得不行。没有太多疼,生产过程,费用,全部都在控制内。
回复 1900 2014-4-11 23:05
回忆得真细致,博主的记忆超强啊。经历这么多的辛劳和痛苦,但得到健康可爱的宝宝,应是苦尽甘来。
回复 海豚和海绵 2014-4-12 00:33
Ms-蕾丝: 挺惊险的。相比之下我的生产顺利得不行。没有太多疼,生产过程,费用,全部都在控制内。
你很幸运!
回复 海豚和海绵 2014-4-12 00:59
1900: 回忆得真细致,博主的记忆超强啊。经历这么多的辛劳和痛苦,但得到健康可爱的宝宝,应是苦尽甘来。
估计是印象太深刻了,哈哈
回复 Yuanyuan 2014-4-12 01:00
难忘的一幕啊。还记得生老大时,也是epidural让我抖的非常厉害,我都感觉到生命渐渐远去了。后来生老二就没有用。
回复 海豚和海绵 2014-4-12 01:02
Yuanyuan: 难忘的一幕啊。还记得生老大时,也是epidural让我抖的非常厉害,我都感觉到生命渐渐远去了。后来生老二就没有用。
不知道欧美人是不是也这么个反应。。。你很勇敢啊!我们暂时都不想要老二,哈哈
回复 Ms-蕾丝 2014-4-12 01:14
海豚和海绵: 你很幸运!
是吧。生产之前心里已经预习了很久,所有事情都了然于胸,导致最后生了孩子老公都还在我的病床上玩手机。也只有老公一个人在医院照顾我。生下来到现在照顾孩子都很顺利,我跟你预产期差不多,2013年11月21,但是18号生的。你孩子也是同一年的吗?
回复 海豚和海绵 2014-4-12 01:39
Ms-蕾丝: 是吧。生产之前心里已经预习了很久,所有事情都了然于胸,导致最后生了孩子老公都还在我的病床上玩手机。也只有老公一个人在医院照顾我。生下来到现在照顾孩子都 ...
是啊。握手握手!宝宝们一般大,哈哈
回复 华仁 2014-4-12 02:41
我生老大的时候从下午熬到半夜,打了epidural以后开始像你一样“浑身筛糠”,接着就是发高烧,当时也以为自己要走了,嘱咐老公说:我若走了,你带着孩子回国成立一个“巴学园”一样的学校。后来发现老公的手都被我握烂了。一直等医生给别的孕妇检查,医生一来说马上手术,后来这个医生做的剖腹产手术的伤口丑得不得了。生老二的时候好多人问上一次是谁给你做的手术?因为缝得很不好,据说伤口那里薄得像纸一样。我想怀胎十月,老二居然没有掉出来,俺真是无知者无畏呀。
回复 华仁 2014-4-12 02:50
嗯,先看了评论,再仔细看你的文章,感叹海绵真是一个伟大的妈妈!我也向你致敬。
回复 海豚和海绵 2014-4-12 06:37
华仁: 我生老大的时候从下午熬到半夜,打了epidural以后开始像你一样“浑身筛糠”,接着就是发高烧,当时也以为自己要走了,嘱咐老公说:我若走了,你带着孩子回国成立 ...
向你致敬!当妈的都有一箩筐的故事。另外,程程跟你们有缘啊。一家人都是缘分。珍惜!
回复 华仁 2014-4-12 12:25
海豚和海绵: 向你致敬!当妈的都有一箩筐的故事。另外,程程跟你们有缘啊。一家人都是缘分。珍惜!
是啊,现在看到奔奔那么帅气又聪明,我想你一切的辛苦都是值得的。我跟你有一些相似的:怀孕不易,生儿不易,养娃亦不易,嗯,且养且珍惜!
回复 liliy 2014-4-13 22:00
看得我泪眼婆娑!
回复 海豚和海绵 2014-4-14 01:51
liliy: 看得我泪眼婆娑!
谢谢你!
回复 tracy 2014-4-14 06:33
手术后的抖是正常反应,因为剖腹产带走大量热量(腹腔敞开、热乎乎的羊水流掉了),人体温下降很多,靠骨骼肌不自主运动产生热量,这是大脑自主调节的。话说我也剖宫产的,我老公自己剖的,听说在国外不允许家属做这种手术,哈,我们家那位下刀子好像也没什么感觉,我反复问了多次,可能属于不太会表达的吧,呵呵。因为剖宫产的原因我还在纠结要不要二胎,风险有点大。
回复 海豚和海绵 2014-4-14 12:02
tracy: 手术后的抖是正常反应,因为剖腹产带走大量热量(腹腔敞开、热乎乎的羊水流掉了),人体温下降很多,靠骨骼肌不自主运动产生热量,这是大脑自主调节的。话说我也 ...
谢谢你告知。不过,我想多问句:为什么剖腹产要第二胎会风险大呢?离第一胎时间太短?据我所知,有人第一胎剖腹产第二胎还顺产的。
回复 bjjww 2014-4-15 04:06
tracy: 手术后的抖是正常反应,因为剖腹产带走大量热量(腹腔敞开、热乎乎的羊水流掉了),人体温下降很多,靠骨骼肌不自主运动产生热量,这是大脑自主调节的。话说我也 ...
专家啊,一听语言就很专业。不过我听说有个妈妈四个孩子都是剖的,应该生二胎问题不大。
回复 都都程程 2014-4-16 02:16
辛苦了!
回复 tracy 2014-4-16 05:24
海豚和海绵: 谢谢你告知。不过,我想多问句:为什么剖腹产要第二胎会风险大呢?离第一胎时间太短?据我所知,有人第一胎剖腹产第二胎还顺产的。
第二胎是有顺产的,但子宫破裂风险肯定大一点,概率问题,呵呵。
12下一页

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| 您好~~点击这里注册

联系我们|小黑屋|免责声明|帖子列表|SITEMAP|HuarenKids

Copyright © 2011-2017 美国波士顿 华人小孩
GMT-5, 2017-8-20 21:44

Powered by Discuz!X3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返回顶部